夏氏宗亲网,报本堂,安庆夏氏宗亲网,会稽郡夏氏宗亲网,怀宁小市夏氏宗亲网,报本堂夏氏宗亲网,报本堂会稽郡夏氏宗亲网,安庆潜山夏氏宗亲网,夏氏文化,夏氏宗谱,夏氏贤达,夏氏名人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·二维码 ·宗亲贴吧 ·繁体版 

首 页 夏氏新闻 夏氏家谱 夏氏贤达 追根究源 夏氏图片 夏氏视频 财务公开 宗亲留言 宗亲论坛
  站内公告:加入宗亲QQ群和微信公众号请点击上面“二维码”链接,谢谢!
站内搜索:
   
 
   
 
 
当前位置:首页 > 夏氏文化
怀念父亲夏明远——夏效刚
发布日期:2017/5/18 5:45:35  阅读:1530  来自:本站
夏效刚

  夏明远(1912——2015),安徽怀宁小市夏恒庄人,教授,著名国画家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天津美术学院教授、中国民主同盟盟员、天津文史馆馆员。早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师从刘海粟、黄宾虹、潘天寿、工山水,工写兼长,画作清新朴拙,尤善画柳,曾于汉口、西安、天津等地举办过七次个人画展。

  父亲去世了,这一段时间,我一直是和许多领导、前辈、社会各界好友、亲朋一起,在缅怀纪念他老人家。我好像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总觉得他并没有离去,整理他的遗物,总觉得他就在身边,像平常节假日一样,除了作画、看书看报、写日记,随时都会问我些工作生活、社会时事,聊聊他一段时间来接人待物、看新闻的新感受、新想法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渐渐明白,对我来说,他已经不只是父亲。

  父亲早年在是安徽老家接受的私塾教育,少年时,受曾祖父竹楼公和一位留日归来的亲戚启发,喜欢上了国画。后来父亲离家求学,就学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受教于国画名家黄宾虹、潘天寿、刘海粟等名家。那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发轫时代,潘玉良、王崎等是他的同学、同辈。

  20世纪30年代毕业后,父亲在安庆国立九中从事教学工作,那是他第一次与美术教育事业结缘。在那样的时代,我不知道这位刚刚步入社会的青年,是以怎样的热情从事他的教师职责的,只是改革开放后,就不断有他国立九中的学生陆续来看望他,其中有些也都是耄耋老人了,每逢见面,他们都还像年轻人一样相互召呼,共同回味当年的情景。有时家中客厅里坐了一圈七、八十岁的老人,围着他们曾经的、已年届期颐的老师,满屋笑声不断、谈兴正浓,想来也真是难得一见的场景。

  80年代初,父亲的好友美籍华人画家侯北人先生回祖国探亲采风,父亲和他在北戴河驻留一个多月,我陪同。我现在还记得他们傍晚在海边凉亭长谈,说那些年各自的经历境遇,对创作的坚守,对国内以后创作环境的信心,说到中国画一定要姓 “中”,这也是后来父亲一直坚持、多次强调的创作理念。那时,我由此明白,绘画虽然是画家个人挥毫泼墨,但创作是与时代、与社会、与历史紧密相连的。

  父亲是坚持“笔墨当随时代”创作信念的,并且一生都在身体力行。他从未离开过美术创作,但从不是独守画室,一直都与社会的变革保持着紧密联系,从中汲取创作的营养、找寻作品的根基。抗战时期,他进入武昌政治部第三厅,在周恩来、郭沬若领导下,以美术专业服务抗战。新中国成立前,他因为追求进步,为安庆解放作出贡献,被组织推荐到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华北大学学习。他有幸在金水桥边,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大典,亲身见证了共和国的诞生。随后,他就由组织分配,来到天津继续从事美术教育事业。

  我从小跟随父亲在天津美院院里长大,但对父亲的美术教育工作,却从没有直接的接触。只是在我的记忆里,周围的叔叔阿姨,不管是领导,还是很有成就的教授、学者、画家,都和父亲、和我们一家关系很好。我至今记得,在美院红楼家属楼,每天傍晚下学后,走进美院,一路和长辈们招着打呼,闻着各家飘出的不同饭香,饭后时常有叔叔阿姨来家小坐。那情景仍恍如在眼前。那时,父亲在家里,就是读书、看画史、作画,家就是他潜心作画的地方。我从未听过父亲议论别人的事。王雪溪老师回忆说:夏明远老师画室斋号观海轩,正是他自己心胸的写照,他从来不议论别人,听到时,也只是轻轻一笑而已。就是在文革中,父亲受到冲击被遣返原籍,历经磨难,多年后终于返津重回教职,我也从未听他抱怨过哪些人,他总是宽宏、豁达地对待不公正待遇。华梅老师在回忆文章中写道:我印象中夏老师总是忙于创作。的确,父亲是要抢回失去的时间,正是有这样的紧迫感,他才得以在1987年,再次举办了个人画展。这样的身教对我的影响,当然要大于单纯长篇大论的言传。

  的确,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总是很忙的,他总有自己的事务、创作安排,不大顾得上和家里过多交流,创作是第一位的。我从小记忆中最常见的,其实不过是他在画室里的背影。对此,我年少时颇有啧言。他一生勤奋创作,坚持不辍,就是在文革中被遣返,在老家也没有放下画笔,尽可能利用一切条件创作。几年前,还有故乡的人专程来津,拿出画在包括木板在内各种材质上的、据说是他文革中的作品,请他鉴定。

  缘自几乎一生都从事美术教育事业,父亲对学生感情很深。凡是学生需要的,他总是尽力相助。我记忆中,家里的客人有很多都是他的学生,只要是学生来了,他不管在忙什么,都停下来热情招呼。听过他的课的许多学生,今天已成为了天津美术创作与教育事业的顶梁中坚。记得父亲外出写生,时常会把在外地路上认识的好学学生返津带回家里,有的一直保持着联系。父亲后来每年都拿出作品参加义卖,捐助天津师范大学的贫困大学生。父亲热心的公益事业,不只是助学,512汶川地震等,每次重大灾情的赈灾义卖,父亲都慷慨捐助作品,奉献爱心。现在常常被人提起的一句话,就是感恩。我想,热心公益也许就可以说是父亲对社会、对生活的感恩、回报形式吧。

  由于经历过中国现代历史的大变革,历经坎坷,父亲对中国今天的时代认识颇深。每节日全家亲属聚餐,常要求我们不论大小,都要说上几句,他老人家说的中心意思大都是:现在是百年来中国最好的时代,是伟大的盛世,我们每个人都要努力,都要思考,要在这个时代里有作为。相似的意思,其实我们从各种传媒中并不少见,但听父亲说来,我们当然知道份量不一样。父亲一直是民主人士,他的话并非说教,是从自已的大时代身经历、历经磨难的生活轨迹而来,是由衷的感受,是非同一般的认识,当然更是对我们子女亲属的深刻教育。

  父亲虽然离开故乡多年,但他也可以说从没离开故乡。他的作品篇幅、气韵各异,但其中故乡风貌居多,他一生遍游祖国名山大川,去得最多的还是故乡安徽的山山水水,直到九十多岁,他还赴黄山写生。故乡也一直密切关注、热情支持他的艺术创作。2004年,他向故乡捐赠了自己的143幅创作精品。安徽省宣传部、安徽省博物馆为他举办了个人画展,故乡安庆市政府为他专门设立了“夏明远艺术馆”,先后为他出版《夏明远捐赠书画集》画册和《世纪明远》画集。

  文革后,在美术教育重新走上正规的特殊时期,父亲教学岗位上一直工作到70岁才离休,他的努力、奉献和创作,得到了市领导、天津美术学院各届领导、他的同事和学生们的充分尊重。各级领导一直关心、照顾他晚年的创作和生活,市领导多次到家看望,学院领导每逢佳节都来慰问,为他提供了最好的医疗条件保障。父亲的创作、外联一直得到天津师范大学陈元龙教授等他的学生们的尽心帮助,父亲晚年参加的公益活动,都是他们具体联络、安排、照顾,平日更是对老师嘘寒问暖,让我们深受感动。

  在我父亲病重期间和逝世后,各级领导、社会各界、亲朋好友,给了我们多方面的莫大帮助和支撑,尽力人数之多恕我无法一一列举,我代表亲属再次向大家鞠躬致谢!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2015年2月16日于天津

 

     
上一篇:公历1919年5月26日 夏月珊 夏月润 演出《妻党同恶报》《爱国血》  下一篇:王星拱与夏孔山(夏雷)的一次联句
夏氏新闻 | 夏氏家谱 | 夏氏贤达 | 夏氏图片 | 夏氏视频 | 夏氏文化 | 财务公开 | 宗祠位置 | 宗亲留言 | 宗亲论坛 | 联系我们

  山东夏氏宗亲会 西南夏氏宗亲网 何氏宗亲网

   夏氏宗亲网·报本堂    

夏氏宗亲网已经安全运行